当前位置:主页 > 体育 >

“快本”打开的综艺娱乐魔盒
   发布日期:2017-08-05 13:05    来源:网络整理

  法治周末记者 武杰

  进入7月,综艺性娱乐节目《快乐大本营》20周年的消息,通过各种渠道不断的提醒着观众,中国目前最长寿的综艺节目,已经20年了。

  1997年7月,《快乐大本营》开播,为国内综艺节目的发展打开了一扇大门。“原来节目还可以这样做”成为当时的观众和业界人士对它的评价。

  几经发展,户外节目、真人秀、网综,早已成为综艺节目的新潮流,但是眼花缭乱的综艺节目,使得《快乐大本营》的20年更加难能可贵。正如几位业内人士所言,正是由于《快乐大本营》这样的案例存在,才能让人看到这个行业稳定、成熟发展的可能。

  开创综艺新模式

  “90后”孟伟现在还记得小时候搬着小板凳坐在电视机前等待《快乐大本营》播出的场景,“这是个可以全家一起看的节目,爸妈坐在沙发上,我一定要坐在离电视更近的地方”。在孟伟最初的记忆里,《快乐大本营》还是在周五晚上播出的节目,主持人不是“快乐家族”,甚至也没有元老级的主持人何炅。

  1997年7月11日晚上8点05分,《快乐大本营》在湖南卫视正式播出,正如孟伟所说的那样,第一期的主持人是李湘和后来担任湖南卫视《乡村发现》的主持人李兵。当李湘和李兵喊出“快乐大本营,天天好心情”这句口号的时候,也就表明了这台节目的性质,带给观众快乐和好心情。

  《快乐大本营》播出时,湖南电视台上星刚满7个月,这意味着《快乐大本营》播出之时,就已经成为一档面向全国观众的综艺节目。当然,经过近两年筹备的《快乐大本营》也不负众望,节目播出没有几期,就迅速占领了全国电视市场的周末黄金时段,同时引发了全国电视界的一场“综艺变革”,不久全国各地电视台出现了近百档类似栏目。据说,当时北京火车站有人写着,本店可以收看《快乐大本营》,用来招揽顾客。即使是现在,当在百度搜索框输入“快乐”二字,出来的第一个关联词仍旧是“快乐大本营”。

  “那时候没什么好看的节目,除了动画片就是《快乐大本营》了。”说着孟伟举起双手,晃动着唱起了《快乐大本营》的专属歌曲“啦啦歌”,“就是觉得好看,有意思呗,其实当时也看中央电视台的《正大综艺》,但是"快本"更轻松一些。”《快乐大本营》的粉丝更习惯用“快本”来称呼这个节目。在初三、高三这样学习紧张的日子里,观看“快本”成为他们放松的最佳时刻。

  而孟伟和朋友们对于“快本”的描述,也正是这个节目创办的宗旨。时任湖南电视台台长的魏文彬曾经将《快乐大本营》的成功归结为两个词汇:大众化、创新。他曾对节目组说过:“娱乐就是娱乐,你要做到位。不要装腔作势。只要是健康无害的,怎么做都可以。”为此,魏文彬曾经专门给《快乐大本营》的节目组写过一封信强调,《快乐大本营》的宗旨就是轻松、愉快,让人坐在电视机前得到一种享受、一种解脱。在他看来,“我们受到的教育够多了,从小到大都被人管、被人教育。小时候,爸爸妈妈教育,到了学校,老师管着、老师教育,坐在电视机前,电视也在教育你。我说要寓教于乐嘛!”

  中央财经大学文化与传媒学院院长魏鹏举分析《快乐大本营》成功的原因之一就是,在当时综艺节目不多,且多属于精英视角的环境下,“快本”选择了大众化的路线。

  当时电视上的综艺节目并不多,除了中央电视台的几档综艺节目,地方电视台还是以新闻和电视剧为主。

  1990年开播的《正大综艺》,口号是“不看不知道,世界真奇妙”,引入了不少外景、抢答等海外娱乐内容和综艺形式。1991年开播的《曲苑杂坛》,则是以“弘扬中华传统文化,尽显民族艺术瑰宝”为宗旨,播出一些相声小品和杂技节目。魏鹏举认为,虽然是综艺节目,但是《正大综艺》不论是主持人的选择,还是节目的风格都是比较正统的,“当时的主持人,大部分还都是播音腔、国字脸,身材匀称,万里挑一,但是"快本"从主持人来看,就已经非常接地气了”。

  “快本”选择主持人的标准也的确是与当时的风格背道而驰。《快乐大本营》的制片人龙梅讲述,最初选择主持人的时候也专门讲到,节目创立时节目组请了几个包括电台主播在内的主持人一起来面试沟通,“我们就想要一个不是那么台面化的主持人,试了五六个人之后,我们发现,虽然李湘是专业播报出身的,但所有人当中状态最放松的人是她”。

  现任华录百纳(300291,股吧)蓝火内容开发总经理的徐帆也曾表示,在1990年代中期以前,中国综艺娱乐节目都是说教式话语,后来从《快乐大本营》及其他一些节目出现开始,综艺节目逐渐从“说教话语”转向了“娱乐话语”。这种娱乐性传承至今也越行越深,节目理念也由娱乐大众调整为大众娱乐。

  徐帆对法治周末记者说:“《快乐大本营》作为综艺节目中的一员老将,虽然也有过收视低谷,但是现在仍旧能成为年轻人喜爱的综艺节目,与他们的不断创新是分不开的。”

  收获多项吉尼斯世界纪录

  提起《快乐大本营》,“快乐家族”无疑是最不能忽略的群体。2006年,经过“闪亮新主播”的层层选拔,杜海涛和吴昕脱颖而出,与何炅、李维嘉、谢娜组成“快乐家族”主持群直到今天。

  在“快本”的舞台上,他们不仅是绿叶,同样也是红花。

  在乐正传媒研发与咨询总监彭侃看来,《快乐大本营》能够火这么长时间,和这个主持群也有很大的关系。“这么长时间以来,已经培养起观众对于节目主持人很深的情感,看着他们就像家人一样。”节目的评论中,常常有专门为主持人而来的观众留言,表达对主持人的喜爱。

  在20周年特别节目录制之前,《快乐大本营》节目组特意召开了一个小型发布会。面对这档节目未来还会持续多久的问题,何炅回答说:“(我们)其实就像一家人,你不会说哪天晚上我们一家人商量一下什么时候散伙,不会有这种事情。我们5个(人)有个微信群叫"一直在一起"。”

  而湖南卫视在全方位打造主持人方面也是不遗余力。

  “快乐家族”不仅共同主持节目,也一起拍宣传照、出唱片,甚至拍了大电影《快乐大本营之快乐到家》等。如今他们早已经不仅仅是活跃在《快乐大本营》舞台上的主持人,更是能够独当一面,多栖发展的明星。

  根据吉尼斯世界纪录官方发布的消息,“快乐家族”的谢娜与何炅分别创造了“粉丝数最多的个人微博账户(女性)”与“粉丝数最多的个人微博账户(男性)”的新纪录,微博数据截止到2017年4月25日。

  同时,快乐大本营官方账户以10436593粉丝人数创造了“粉丝数最多的综艺节目微博账户”的纪录。湖南卫视《快乐大本营》第811期首播收看人数为48692200人,荣获“收看人数最多的电视综艺节目单集(现场观众参与录制)”吉尼斯世界纪录称号。

  魏鹏举、徐帆和彭侃同时提到,《快乐大本营》能够具有长期的生命力,创新是不容忽视的,从选题到场景、游戏的设置,以及互动环节,“快本”都在不断努力去适应潮流。

  彭侃不久前采访了曾担任《快乐大本营》执行导演的罗欣,罗欣谈到节目组有一个专门的创新小组,经常会对节目当中的一些环节进行创新。

  比如,退出了“啊啊啊啊科学实验站”“天才笨笨笨”“池到了”等环节,还有“谁是卧底”“就不听指挥”“水果蹲”“成语接龙”等小游戏。这些游戏项目在节目中得到推广,《快乐大本营》也成为团体活动的“游戏参考书”。何炅也说:“我们做这个节目十几年,之所以一直都保持浓厚的热情,很厉害的一点是它在不断地更新和换代。每个阶段的《快乐大本营》都有它独特的气质和定位,比如我们玩了"谁是卧底"后,有好长一段时间手游就非常流行推卧底的游戏。”

  正是这样的影响力和品牌效应,使得《快乐大本营》成为明星宣传自己的新电影、新剧、新专辑、新书、新形象的首选平台,龙梅曾介绍,“节目刚开始时,邀请嘉宾可能会给出场费,但是现在请任何明星嘉宾都不需要节目组掏一分钱”。

  《快乐大本营》第一期节目邀请的嘉宾便是如今已经去世的台湾演员柯受良,当时他刚刚成功地驾驶汽车飞越了跨度为55米的壶口瀑布,成为飞越黄河壶口的中华第一人,是当时最热的明星。

  能不能上“快本”宣传,也成为朋友之间调侃自己喜欢的明星是否“大火”的标志之一。彭侃强调,并不是明星成就了《快乐大本营》,而是《快乐大本营》的品牌效应吸引着明星纷纷登台。

  《快乐大本营》策划20周年的庆典将由20期特别节目组成,至于嘉宾阵容,导演刘乐透露:“所有你们能想到的当红艺人,都有可能出现。”尽管如今“快本”也承受着节目一成不变、哈日哈韩、模仿国外节目流程等非议,但是娱乐圈上百位明星通过微博为一档综艺节目的20周年送祝福,当红明星亲自登台庆生,也许只有“快本”才有这样的能量。

  如今,虽然已经不会像小时候一样定期守在电视机前等待《快乐大本营》的播出,但是每隔一段时间,孟伟还是会把错过的节目恶补一番。观看《快乐大本营》如今已经成为她的一种生活习惯,这种习惯也属于每一个伴随着“快本”长大的观众。

  综艺节目若迷失在廉价的笑声中难获生命力

  在由传媒内参举办的2017“指尖上的综艺”移动影响力高峰论坛上,主办方发布了《传媒内参电视综艺、网综、直播综艺调研报告》,报告显示:2016年各省级卫视共有400多档综艺节目上线,是2015年的两倍,创历史新高。各视频网站推出的网络综艺节目也多达111档,比2015年增加了15.6%。

  魏鹏举表示,过去20年来,中国的综艺节目基本上经历从无到有的一个过程,发展速度十分迅猛。综艺节目从产业类型到制作模式也早已发生了变化,从市场容量、投资甚至创新、人才等多方面来看,中国内地的市场也早已经超越当年以综艺节目擅长的台湾。

  2010年,随着《中国达人秀》《非诚勿扰》在中国的成功播出,徐帆认为这一年可以称为综艺节目发展的一个小里程碑,《中国达人秀》也是迄今为止国内购买海外模式制作的众多电视节目中最成功的个案,连续三季打破了中国电视综艺节目收视纪录。之后的节目模式引进数量不断增加,众多制作公司从中发现海外模式在中国大有可为。

  而综艺节目的另一个趋势则是2013年以来,韩国模式涌入中国。据彭侃观察,当时因为综艺节目同质化竞争已经非常激烈,演播室内节目类型消耗也已经非常严重,大家都希望能够摸索出一些新的节目形态。

  在摄影棚内完成的传统“综艺类晚会”型的节目,现在已经无法继续吸引观众,取而代之的是户外真人秀节目。《爸爸去哪儿》的成功不仅是韩国模式在中国的成功,同时也让大家发现户外综艺节目的巨大潜力。

  《奔跑吧兄弟》《极限挑战》《了不起的挑战》《二十四小时》《挑战者联盟》……户外节目成为新的潮流。

  资本和明星也纷纷转战综艺场,“现在的综艺节目越来越多,因为它播出的平台也慢慢变多了,以前只有电视台,现在不仅有网络,还有直播网站。影视行业的风险很大,但是一旦成功,回报可能是数亿元级别的,对资本来说他们不怕亏损,怕的是没有想象的空间,而对于明星来说,从一季综艺节目中获得的收益也是非常可观的。”彭侃表示。

  但是,一年播出数百档节目,同质化再次成为综艺节目面临的老问题。无论是节目名称、节目模式,还是明星嘉宾,都常常遭遇“撞脸”的尴尬,覆盖全民的现象级节目越来越难出现。刚刚收官的《奔跑吧兄弟》也已难复当年的辉煌,口碑和人气出现了双下滑。

  曾一手打造出《中国好声音》《中国梦想秀》等现象级综艺节目的浙江卫视原总监夏陈安直白地指出:“由于大都模仿国外的节目模式,在过去一年里,我们的电视荧屏上出现了"两个姐姐、三个爸爸、四个挑战"的混乱现象。据统计,72.45%的韩国综艺节目版权已经被我们买断。”

  徐帆感觉到,其实这近一年来,综艺节目的发展已经开始慢慢有降温的趋势,这个行业也已经开始探索更加理性、成熟的发展方向。

  《中国诗词大会》《朗读者》《见字如面》等文化类节目赢得了良好的口碑,徐帆认为在文化类题材方面,中国作为具有优秀文化传统的大国,可供挖掘的宝藏还很丰富,无论是衣食住行,还是乡土中国,亦或是戏剧领域,观众都期望能够有更高营养的节目出现。

  正如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展研究中心政策研究所所长李岚在“指尖上的综艺”论坛上所说的一样,现在的很多综艺节目为博观众一笑而挖空心思。观众是笑了,但笑得太廉价。他认为,若迷失在廉价的笑声中,综艺节目就难以获得长久生命力。

http://www.cpic-ing.com.cn/wnlJwtsNjD/35697288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