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国内 >

政治表演,给种族问题伤疤撒盐(深度观察·聚焦美国大选)
   发布日期:2017-08-30 13:51    来源:网络整理

生活在马里兰州的陈先生对本报记者说,不少移民享受美国的福利,却不能融入美国社会,美国该反思移民政策了。他认为,美国并没有在种族和移民问题上形成广泛共识,所以才产生这么多争论。“从根源上讲,美国存在族裔不平等和种族歧视,但是没有能力出台包容、妥善的方案,这就使少数族裔对美国更加没有归属和认同感。”

原标题:政治表演,给种族问题伤疤撒盐(深度观察·聚焦美国大选)

《 人民日报 》( 2016年10月27日 03 版)

政治表演,给种族问题伤疤撒盐(深度观察·聚焦美国大选)

在美国,非洲裔等少数族裔仍然面临根深蒂固的种族歧视,在大选年候选人不断操弄种族议题,引发民众不满和连续抗议。图为2016年7月民众在首都华盛顿示威游行,抗议种族主义和警察暴力。

今年,种族问题是美国两党总统候选人交锋的重点之一。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为拉白人选票,抛出的种族主义言论造成新的不安,加剧了排外情绪。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指责特朗普偏执,但民主党继续推进“平权运动”可能引起新的不满。美国种族关系更为剑拔弩张,种族问题痼疾更为严重。

炒作种族议题——

“对少数族裔的攻击和侮辱令人不安”

今年以来,美国多地发生警察枪杀非洲裔以及少数族裔袭警事件。皮尤研究中心调查显示,63%的美国选民将“种族与民族”问题列为今年大选的重要议题。希拉里和特朗普都不得不承认,美国种族关系恶化。不过对如何解决这一问题,双方立场截然不同。

特朗普祭出“法律和秩序”的大旗,批评美国政府在阻止暴力犯罪、防止袭击警察方面没有作为。他指责民主党政客只关注非洲裔的选票,但没有为他们作贡献。特朗普还不断发表种族主义言论,称非洲裔生活在“地狱”之中,墨西哥裔联邦法官“不够格”,非法移民是“强奸犯和罪人”,要求暂停接纳难民和穆斯林移民。希拉里借机指责特朗普充满偏见,同主张“白人至上”的“另类右翼”站在同一阵线。

退役老兵约翰对今年的大选形势和非洲裔的处境深感担忧。他是非洲裔,曾在海外服役多年,现在租住在加利福尼亚一所公寓中。“美国经济没有强劲复苏,少数族裔占多数的中下层民众收入并不乐观,又面临制度性歧视。”他对本报记者说,“今年的大选中,两党操弄种族议题,特朗普让人不安。虽然对希拉里有很多不满,但我别无选择。”

约翰说,这次大选并未将解决少数族裔遭受的歧视放在重要位置,候选人作秀式地到黑人社区和黑人教堂走一走,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警察在街道盘查,非洲裔成为重点‘关照’对象,我本人就数次被警察用枪呵斥,完全没有尊严。”他抱怨说,特朗普和希拉里都说非洲裔社区失业严重,犯罪率高,但看不到他们有什么帮助非洲裔走出困境的可行方案。

“我来美国多年,从未有兴趣投票。今年的大选非同寻常,我可能会去投特朗普的票,因为我想要一些改变,虽然谁都不知道变化会是什么。”印度裔美国人俄朗哥说,“我对现在的生活已经忍无可忍,打好几份零工都不能攒下钱,为什么不试一试新的领导人呢?你觉得我还有更好的方法吗?”

针对特朗普不断发出种族主义言论,美国西北大学政治学教授本杰明·佩奇对本报记者表示,美国收入差距加大,国家治理挑战增多,共和党内的中下层白人把不满转向非法移民,导致非法移民成为了“替罪羊”。

在这样的政治气氛下,美国发生多起袭击清真寺和穆斯林的事件。非洲裔抗议制度性种族主义的运动也遭遇强烈反弹。《纽约时报》和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的调查显示,70%非洲裔支持“黑人性命攸关”,而只有37%白人表示认可。

玛丽安是华裔,家在华盛顿郊区的阿灵顿,夫妻两人都是软件工程师,属于生活不错的中产阶层。她告诉本报记者:“大选年出现的种族主义争论,以及对少数族裔的攻击和侮辱令人不安,不但使种族问题更难解决,还进一步撕裂了美国社会。”

出现认同危机——

“没有能力出台包容、妥善的方案”

专家指出,今年出现的一系列种族问题,说明美国在民族和国家认同上出现了危机。

美国公共宗教研究所首席执行官罗伯特·琼斯对本报记者表示,美国人口结构发生了巨大变化,非洲裔、拉美裔、亚裔比例迅速增加,白人比例减少。依靠白人选民的共和党面临巨大挑战,赢得选举越来越困难,如果共和党不能进行政策调整,就只能靠“特朗普方式”增加对白人的吸引力。

但“特朗普方式”对美国种族问题只能是雪上加霜。中立机构美国公共宗教研究所研究主管丹尼尔·考克斯认为,白人同少数族裔的经历截然不同,有70%的白人家庭和生活圈子中没有少数族裔,甚至很多人不愿承认美国面临种族问题。因此,美国社会对特朗普是否是种族主义者的看法并不一致。调查显示,76%的人认为特朗普是种族主义者,但只有11%的共和党人持此观点。

很多白人认为,通过“民权运动”,美国已经实现了种族平等,没有必要再把种族关系当作主要的社会议题。一些白人甚至认为,当前美国存在“逆向种族歧视”,“平权运动”使得少数族裔获得不应有的优势,对白人不公。与此同时,由于不少袭击事件是少数族裔所为,很多美国人认为非法移民给美国社会造成了安全威胁。

生活在马里兰州的陈先生对本报记者说,不少移民享受美国的福利,却不能融入美国社会,美国该反思移民政策了。他认为,美国并没有在种族和移民问题上形成广泛共识,所以才产生这么多争论。“从根源上讲,美国存在族裔不平等和种族歧视,但是没有能力出台包容、妥善的方案,这就使少数族裔对美国更加没有归属和认同感。”

约翰告诉本报记者:“自由、平等这些理念当然是高尚的,但从某种意义上说,在美国这是一种虚伪价值观,实际上是一种‘白人至上’理念,不能适应人口结构、社会发展的变化。当我们是奴隶的时候,白人能够接受,当黑人慢慢成长起来后,一些白人就不舒服了,这是当前种族问题的一大症结。”

美国霍华德大学政治学系副教授迈克尔·方特洛伊对本报记者表示:“奥巴马两次当选总统让美国社会对少数族裔的领导权感到不安,这次选举中出现的白人至上情绪是对少数族裔地位提高的一种过度反应。现在谈论‘后种族时代’为时过早,这次竞选表明,美国的种族关系实际上更为紧张,甚至剑拔弩张。”

(本报华盛顿10月26日电) http://www.citicfunds.com/WIj2bIboXm/19051549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