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 >

延平区法院家事审判合议庭:巧解千千结 温情断家事(全文)
   发布日期:2017-07-10 17:36    来源:网络整理

(原标题:延平区法院家事审判合议庭:巧解千千结 温情断家事)

东南网3月28日讯 (福建日报记者 刘辉 通讯员 曾兴冰)南平市延平区人民法院家事审判合议庭已成立一年。一年来,这个合议庭善用“以情拉近距离,以理寻找过错,以法分析利弊”家事审判三部曲,先后审理家事案件130余件,挽救了近百个濒临破碎的家庭。

善用“情理法”

力求案结事了家和

家是最小国,国是千万家。延平区法院少年庭在长期的少年审判实践中发现,一个问题孩子的背后往往有一个问题家庭。去年3月,延平区法院依托少年审判庭成立家事审判合议庭,实现了少年审判与家事审判的融合。家事审判合议庭总结出了“以情拉近距离,以理寻找过错,以法分析利弊”的工作方法。

以情拉近距离,是指法官在庭前通过阅卷和送达时的交谈情况,对当事人的内心进行把脉,组织当事人进行情绪疏导和情感宣泄,先行化解矛盾。以理寻找过错、以法分析利弊,是指法官在案件审理过程中,找到双方当事人的内心柔软感化点,以理晓之,以法析之,让当事人寻找各自在婚姻中的过往和对错,并正视之,努力修复危机婚姻。如断定为“死亡”婚姻的案件,则以维护未成年子女的权益为首要,依法对子女的抚养、家庭财产的分割等进行公平处置。

庭后,法官还将定期回访当事人,做到案结、事了、人和、家和。

因缺乏沟通,魏某常因家庭琐事与婆婆发生口角,随着时间的推移,矛盾愈发尖锐。去年12月,小魏以感情破裂为由起诉到延平区法院,要求与丈夫离婚。朱秀敏法官在开庭时发现,双方当事人均是再婚,且生育了一个女儿,双方的矛盾焦点就集中在紧张的婆媳关系上,夫妻感情并非实质的破裂。

朱秀敏法官找到症结后,分别与原告、被告、婆婆谈心,力争修复家庭成员之间的关系。婆婆表示,自己平时确实话多,但打心底还是满意这个儿媳妇的。见火候已到,朱秀敏召集原告、被告、婆婆围坐在一起,婆婆当面向儿媳妇致歉,请儿媳原谅。原告感动之余,当庭申请撤诉。她饱含热泪地说:“今后愿意把婆婆当亲生母亲孝敬。”

 

组建心理团队

补齐家事法官短板

心理学的合理应用是柔性审判所必须的。2016年7月19日,延平区法院家事审判心理咨询团队成立,聘请吴剑等6人为心理咨询专家,聘请谢景峰等11人为心理咨询志愿者。延平区法院院长何立琴说:“组建家事审判心理咨询团队的目的是通过心理咨询师及志愿者介入调解,使家事审判庭成为治疗家事危机的 医院 ,积极构建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大格局。”

“如果你们俩胆敢离婚,我就不活了。”被告王某的老父亲以死抗争。2016年11月,原告刘某以感情破裂为由将丈夫王某诉至延平区法院,请求判决离婚,王某却因背负父辈的压力,死都不同意离婚。

可怜天下父母心。为此,延平区法院副院长詹红荔邀请婚姻专家、心理咨询师杨钦一同走进被告家中调查实情。经查,老王系老来得子,他把所有的家当和积蓄都给了儿子,儿子是老父亲唯一的精神支柱。儿子、儿媳闹离婚,老人家当然无法接受。

调查后,詹红荔副院长、主审法官朱秀敏、心理咨询师杨钦召集刘某、王某进行调解。经过法官及心理咨询师半天的释法析理后,双方当事人表示先回家冷静一段时间后再做决定。

转眼10天过去了,刘某、王某相约再次来到延平区法院,同意协议离婚,并约定保守离婚秘密,在老人面前尽到子女应尽的赡养义务,在孩子面前担当起父母应尽的抚养责任。离开法院时,双方相拥而泣,泪水中包含着双方多年的情感以及最终的放下。

传扬良好家风

让当事人找到家庭温暖

家风好,就能家道兴盛。延平区法院的家事审判合议庭工作室,包括家事法庭、亲子乐园、家事调解室、心理咨询室等,设有“家训”“家风”“家教”“家和”“孝义”等元素组成的“家”文化长廊。

“法官,经过刚才的庭审和慎重考虑,我决定不离了,现申请撤诉,请予准许!”2016年7月5日上午,第二次向法院提起离婚的陈老伯突然改变了坚持两年多的主意。

原告陈老伯71岁、被告戴阿婆67岁,有着41年婚龄。原告先后于2014年1月、2016年5月两次把老伴诉至法院,请求法院依法判决准予离婚。

朱秀敏法官通过庭前调查获悉,老人的女儿、女婿都不同意二老离婚。在庭审中,朱秀敏找到了症结所在,原告要求离婚在于被告长期与女儿、女婿生活,自己无法融入他们的家庭生活,心里感到孤独。被告则怀疑原告在独居期间有婚外情,一旦离婚,分割的财产会被第三者卷走。

找到心结后,朱秀敏法官宣布休庭,试图通过调解解开他们的心结,可喜的是,双方同意调解。朱秀敏法官将两位老人以及他们的女儿、女婿请到家事调解室,首先让他们参观感受“家”文化长廊。调解时,女儿、女婿表示愿意请二老和他们一起生活,努力让二老快乐生活、安享晚年。陈老伯十分感动,当庭撤诉。

 

东南网3月28日讯 (福建日报记者 刘辉 通讯员 曾兴冰)南平市延平区人民法院家事审判合议庭已成立一年。一年来,这个合议庭善用“以情拉近距离,以理寻找过错,以法分析利弊”家事审判三部曲,先后审理家事案件130余件,挽救了近百个濒临破碎的家庭。

善用“情理法”

力求案结事了家和

家是最小国,国是千万家。延平区法院少年庭在长期的少年审判实践中发现,一个问题孩子的背后往往有一个问题家庭。去年3月,延平区法院依托少年审判庭成立家事审判合议庭,实现了少年审判与家事审判的融合。家事审判合议庭总结出了“以情拉近距离,以理寻找过错,以法分析利弊”的工作方法。

以情拉近距离,是指法官在庭前通过阅卷和送达时的交谈情况,对当事人的内心进行把脉,组织当事人进行情绪疏导和情感宣泄,先行化解矛盾。以理寻找过错、以法分析利弊,是指法官在案件审理过程中,找到双方当事人的内心柔软感化点,以理晓之,以法析之,让当事人寻找各自在婚姻中的过往和对错,并正视之,努力修复危机婚姻。如断定为“死亡”婚姻的案件,则以维护未成年子女的权益为首要,依法对子女的抚养、家庭财产的分割等进行公平处置。

庭后,法官还将定期回访当事人,做到案结、事了、人和、家和。

因缺乏沟通,魏某常因家庭琐事与婆婆发生口角,随着时间的推移,矛盾愈发尖锐。去年12月,小魏以感情破裂为由起诉到延平区法院,要求与丈夫离婚。朱秀敏法官在开庭时发现,双方当事人均是再婚,且生育了一个女儿,双方的矛盾焦点就集中在紧张的婆媳关系上,夫妻感情并非实质的破裂。

朱秀敏法官找到症结后,分别与原告、被告、婆婆谈心,力争修复家庭成员之间的关系。婆婆表示,自己平时确实话多,但打心底还是满意这个儿媳妇的。见火候已到,朱秀敏召集原告、被告、婆婆围坐在一起,婆婆当面向儿媳妇致歉,请儿媳原谅。原告感动之余,当庭申请撤诉。她饱含热泪地说:“今后愿意把婆婆当亲生母亲孝敬。”

组建心理团队

补齐家事法官短板

心理学的合理应用是柔性审判所必须的。2016年7月19日,延平区法院家事审判心理咨询团队成立,聘请吴剑等6人为心理咨询专家,聘请谢景峰等11人为心理咨询志愿者。延平区法院院长何立琴说:“组建家事审判心理咨询团队的目的是通过心理咨询师及志愿者介入调解,使家事审判庭成为治疗家事危机的 医院 ,积极构建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大格局。”

“如果你们俩胆敢离婚,我就不活了。”被告王某的老父亲以死抗争。2016年11月,原告刘某以感情破裂为由将丈夫王某诉至延平区法院,请求判决离婚,王某却因背负父辈的压力,死都不同意离婚。

可怜天下父母心。为此,延平区法院副院长詹红荔邀请婚姻专家、心理咨询师杨钦一同走进被告家中调查实情。经查,老王系老来得子,他把所有的家当和积蓄都给了儿子,儿子是老父亲唯一的精神支柱。儿子、儿媳闹离婚,老人家当然无法接受。

调查后,詹红荔副院长、主审法官朱秀敏、心理咨询师杨钦召集刘某、王某进行调解。经过法官及心理咨询师半天的释法析理后,双方当事人表示先回家冷静一段时间后再做决定。

转眼10天过去了,刘某、王某相约再次来到延平区法院,同意协议离婚,并约定保守离婚秘密,在老人面前尽到子女应尽的赡养义务,在孩子面前担当起父母应尽的抚养责任。离开法院时,双方相拥而泣,泪水中包含着双方多年的情感以及最终的放下。

传扬良好家风

让当事人找到家庭温暖

家风好,就能家道兴盛。延平区法院的家事审判合议庭工作室,包括家事法庭、亲子乐园、家事调解室、心理咨询室等,设有“家训”“家风”“家教”“家和”“孝义”等元素组成的“家”文化长廊。

“法官,经过刚才的庭审和慎重考虑,我决定不离了,现申请撤诉,请予准许!”2016年7月5日上午,第二次向法院提起离婚的陈老伯突然改变了坚持两年多的主意。

原告陈老伯71岁、被告戴阿婆67岁,有着41年婚龄。原告先后于2014年1月、2016年5月两次把老伴诉至法院,请求法院依法判决准予离婚。

朱秀敏法官通过庭前调查获悉,老人的女儿、女婿都不同意二老离婚。在庭审中,朱秀敏找到了症结所在,原告要求离婚在于被告长期与女儿、女婿生活,自己无法融入他们的家庭生活,心里感到孤独。被告则怀疑原告在独居期间有婚外情,一旦离婚,分割的财产会被第三者卷走。

找到心结后,朱秀敏法官宣布休庭,试图通过调解解开他们的心结,可喜的是,双方同意调解。朱秀敏法官将两位老人以及他们的女儿、女婿请到家事调解室,首先让他们参观感受“家”文化长廊。调解时,女儿、女婿表示愿意请二老和他们一起生活,努力让二老快乐生活、安享晚年。陈老伯十分感动,当庭撤诉。

 

(原标题:延平区法院家事审判合议庭:巧解千千结 温情断家事)

http://www.cpic-ing.com.cn/NYWdG/